聚焦纺织品印花产业的商机与未来
2019.05.20-22 广州琶洲保利世贸博览馆
 
希望高科何晓彦:Single Pass到底行不行?印花旺季见分晓!

希望高科何晓彦:Single Pass到底行不行?印花旺季见分晓!




广东希望高科数字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 何晓彦

2017年10月,杭州三盈引进了第二台希望高科Single Pass打纸生产线;2018年1月11日,希望高科首条

Single Pass活性直喷生产线在杭州集美印染(新美业)成功投产。至此,希望高科已有三台Single Pass

盘踞在杭州萧山党湾镇,“希望现象”引人瞩目!

尽管市场好消息不断,何晓彦仍显得十分审慎,他向我们分析:当前的印花市场,低效率的设备占市场

总量的80%,数码印花的市场占比还很低,要想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,首先需要突破的便是速度和成本

瓶颈,Single Pass可谓是一件完美武器

了解,最先引进希望高科第一台Single Pass的杭州三盈·百布公司,一直心存一个担忧,

就是春节过后印花加工旺季来临时产能不足,可能有一半订单因为产能不足而流失,于是我们看到,

三盈·百布去年10月火速上马了第二条Single Pass生产线,并主动将印花加工费降至最低2.8元/米,

这便是开向凹版印花市场的当头一炮,攻势迅猛。

据何晓彦观察,有很多观望者对Single Pass还存在疑虑:不是上了机器就能满负荷工作,首要担心

的还是订单不够,机器饿肚子,企业效益流失。“以大货生产来说,必须跳到更大的市场中去,现在

很多订单还是徘徊在凹版与数码之间,数码印花加工费3.5元/米,市场还是倾向于选择凹版,所以三

盈·百布此举是为了叫板凹版。”


何晓彦有一个观点,他认为2018年5月份印花旺季一过,市场将对Single Pass机器有更全面的认识。

“等过了5月份印花加工旺季,我们才能一一清点战果,Single Pass到底表现如何,会有更客观准确

的评估。其实不光是我们在等,很多客户都在等。”

我们都在等待旺季来临,三盈·百布的月产量将突破百万米,那将会给观望者会心一击。“市场就是这

样,没有做开的时候谁都在观望,做开了一哄而上。”


数码印花改变商业模式,带来产业升级

电商平台开始向生产端下沉

速度和价格只是一方面因素,对于Single Pass如何重塑印染产业,何晓彦有着更高维度的思考:“随

着生产工具和方式的改变,必然带来商业模式的改变,只有好的商业模式才会带来真正的产业升级。”

他说,很多人始终没有理解,价格并非最关键决定因素,其实数码印花和传统凹版印花,价格差别也

不大。“我认为关键点在于,数码印花最大的改变是商业模式的改变,包括生产模式和经营模式。”

回头来看,印花原本应属于印染的范畴,然而现在出现的很多独立的印花公司与印染没有直接关联,

印花是印花,印染是印染,这是为什么呢?“因为数码印花技术改变了行业形态。举一个不算恰当的

例子,数码相机的出现,让人人都能成为摄影师;数码印花的出现,也能让人人都能成为印花人。”

何晓彦说,这个变化不是猜想出来的,而是已经有实际例子了,只是大部分人还没有察觉。“我们

可以看到,亚马逊等电商平台下沉到生产端就是通过数码印花——亚马逊花了1.5亿美金购买涂料

数码印花机,就是一种超前布局。”

“其实亚马逊并不懂印花,其优势是掌握用户需求,作为电商平台能直抵买家,生产与需求两方直通,

无论是预售还是定制,实现成本都大大降低,能打造出效率最快、效益最高的商业模式。客户拿什么

单来就做什么单,利润也将会走向新量级。中间商完全消除(也有可能被吸纳进新体系中),没有多

级转手。这就是互联网模式,去中间化。”

何晓彦认为:“现在的问题在于,品牌商以及贸易商,还处在对Single Pass设备生产能力的逐渐认识

过程中,整个产业链各个环节的认识过程还需要一点时间。但我还是要说,数码印花对凹版印花的

冲击三年内必达80%!”


数码印花=高档?观念已发生改变

数码印花,从长远看应该是大众化的

我们能感受到,市场对数码印花的认知也正在改变。

“以前我们认为数码印花,特别站在印染厂角度,会把数码印花看成高档产品,加工费几十块一米!

但实际上数码印花,从长远看应该是大众化的,原因在于,数码技术让产品的复制门槛降低,让生产

变得更简单,简单化了以后更容易同质化,产品同质化意味着供求更容易满足。”何晓彦说,所以换

个角度看,未来生产工艺会越来越廉价,花型创意的价值占比会越来越大。

据何晓彦观察,传统的凹版、平网、圆网差别巨大,产品高档与否直接依赖工艺,而数码印花降低了

个人工艺水平对品质的影响。随着数码印花技术的不断成熟,可以想见,未来客户下单给任何数码

印花工厂,呈现的品质都是十分靠近的,这就是数码技术带来的直观变化。

何晓彦列举了个身边的例子:“绍兴一家1950年建厂的丝绸印染厂,买了我们两台机器。该厂在业内是

丝绸印染专家,他们的优势在于有老师傅的经验,别人做不来的,他们能做好,所以定价远远高于同行。

但最近这两年丝绸印花领域发生了很大变化,出现了很大的人工缺口,数码印花进入后,工人不需要

经过很长时间的培养,对厂家来说生产变得非常简单,生产成本也极大降低。”

何晓彦据此判断,传统丝绸印花未来将慢慢往手工艺品方向靠拢,也就是保持产品的高端,保持在市场

内的唯一性、不可复制性就是增值。“数码印花恰恰相反,数码很容易做到工艺统一。传统与数码两个方

都有其必要性,这也是多元化市场需求所决定的。


涂料数码印花,势能巨大

最有可能率先改变产销模式

谈到印花生产的方便快捷,涂料是绕不开的话题,希望高科的涂料数码印花机

都是现成的,不同之处在于配置高、产量大,“装机32个喷头,两Pass日产3000米”,何晓彦进一步解

释,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定位,希望高科的目标更倾向于大生产,而不是小打小闹。

据何晓彦观察,近年来有很多公司在试水分散、涂料,市场反馈也非常积极。“最直观的一点,就是涂料

墨水价格的下降,例如杜邦的涂料墨水近两三年每年都在下降,从最早1000多元/公斤降到400多元/公

斤,价格随着越来越多的厂商涌入而不断下降。”

何晓彦告诉我们,去年希望高科的涂料数码印花线一直都在运行,甚至已经成了涂料订单的“打样机”。

“曾有客户跑遍全国找杜邦涂料的打样,一般外来打样要准备两三天,但在我们这里一上午就结束了。

如果技术成熟准备充分的话,涂料数码印花真的可以做到极速快反,所以涂料我非常看好。”

虽说现在国内涂料数码印花的总量还没到爆发阶段,但是涂料方向已经被很多厂商看好,特别是跨行

而来的上游厂商,“因为涂料数码印花最有可能率先改变产销模式。即使是裁片机,真要能做好,量也是

非常可观的。”

何晓彦坦言,目前希望高科正倾力推广Single Pass,对涂料数码印花的推广比较慎重。“技术上问题不

大,但是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定位,我们要有取舍。当然,我们也不排斥做灵活调整,只要市场有需求,

我们团队都有能力根据客户需要去探索新的应用方向——任何一个应用方向,只要踩对了节奏都有放大

的可能。”


希望+集美,数码印花大工业生产

年产数千万米触手可及

近期数码印花行业的一大话题热点,便是希望高科第一台Single Pass活性直喷生产线落户杭州集美

印染(新美业),2017年11月初机器开始调试,2018年1月11日成功投产。——集美作为长三角印染

大鳄,一直以来都密切关注印花技术的更迭,这一次,终于也上了Single Pass的牌桌,无疑是对数码

印花规模化生产能力的认可。

对于与集美印染的战略合作,何晓彦表现出一贯的谦逊,他认为:“Single Pass并不是拿来撑门面的,

我们的共同目标是运用先进的技术提高生产效率,降低生产成本,从而去取代一部分传统平网。现在

印花市场,平网、圆网、纯数码印花之间的价格差距还是很大的。众所周知,墨水成本对用量规模十分

敏感,如果活性墨水可以做到跟分散墨水一样的价格,生产规模也上去了,那活性数码印花的价格做到

七八块钱一米我认为也不成问题。如果这一点实现了的话,活性还有更强的竞争力。”

何晓彦说,产量大,单价下降是有道理的,如果加工费3块/米还没钱赚,恰恰说明其被淘汰的可能性

很大。何晓彦大胆预测,“不用等三五年之后,就在2018年底,可能就有人怀念3.5元/米这个价格了。”

相当刺激:数码印花要成为大工业,而不是小作坊,“如果是

5000米以下的订单,用Single Pass生产连机器成本都难以收回,大材小用是浪费社会资源,是行不通

的。”何晓彦认为,数码印花工厂规划要成规模,比如单机年产量1000万米起步,二三十个人干到1000

万米,仅以一米赚一块钱来算,也有1000万的利润!

“现在市面上数码印花小机器可能有好几万台,将来Single Pass生产体系建立完善后,大型数码印花

工厂的规模会进一步扩张,小机器、小作坊也会越来减少。”

纵观数码印花工厂,年产300~500万米已经了不起了,但转身一看,平网、圆网年产几千万米却稀松

平常。所以,只要产量上去了,当产量与价格联动,数码印花工厂年产四五千万米不成问题。

何晓彦认为,这一天触手可及。